五台美食 | 黄米糕

栏目:NBA 来源:江苏生活网 时间:2019-05-18

作者简介:老农民(网名),五台豆村大石岭村 人。受过苦,教过书,做过饭,修过路,架过桥,背过窑,经历颇丰,终无所成。曾任职于忻州师院,现已退休。

糕呀,糕

——童年纪事之四十四


        “糕呀,糕"三个字还没写完,满嘴的口水已经奔涌突出,四处聚来,赶紧抿住双唇,连咽几口,才可以安下心来写这篇文章,否则就会心存焦急,坐卧不安,糕影晃动,无法成文。

        自打记事以来,可以说就和糕扛上了,而且结成了"生死之交"(你想想,生下满月糕,死后送葬糕,还不是生死之交)。无论什么样的“糕"都是倾情相爱,直至如今。大黄米糕那就不用多说,小黄米糕也吃得欢欢的(五台方言,意为快快的,高兴的),就连粘茭子(粘高粱)做成的"粘角子",有人说不好吃,我也喜欢。甚至用高粱面,或莜麦面,或山药淀粉临时搅成的“拿糕"之类,蘸点醋,小时候也很贪吃。直到如今,家里总要时不时来顿糕,要不街上买几个解解馋。每次回村有事,接待的人家做什么不做什么,总要做一奎子糕接应这个嗜糕如命的村人。推而广之,好像和糕的“粘(nian)”沾点关系的都挺喜欢的。比如说腊八做的黄米粥,五月端午包的粽子,甚至南方的糯米饭,糯米粽子也在自己爱吃的食谱中。

        过去,在上五台过年过节,或者招待客人最高的标准那就是油炸糕,大烩菜,间或摆几个白面馍馍配配堂数(五台方言,意为场面。不是真心让你吃,或许还是借来的,过后要还)。正因为如此,每一家的主妇那都是做糕的好手,那做糕的水平可以说是狗撵鸭子——叫呱呱。

        至于说具体怎样和糕、蒸糕,揉糕、炸糕,各地的做法可能差不多,限于篇幅,不再细说,我只说说我们上五台有别于其他地方的一种锦上添花的好做法,吃起来放不下筷子的——咯咚糕。

        介绍"咯咚糕"之前还是先讲个故事吧。

        说是上五台小弟兄俩去邻县上事宴,刚走到大门口,就听到里面喊:“来一个,炸一个,来两个,齐齐下锅"。他俩从未到过此地,也不了解当地风俗习惯,就多少有些迟疑,不敢进门,害怕人家“炸”了自己。好在亲家正好出门,看见这迟疑再三的俩兄弟,才热情地让进家中。原来这地方时兴吃现现的油炸糕,每来一位客人,立马现炸糕伺候。弟兄俩才明白过来,只是闹了个笑话。

        扯远了,再回到我们的现炸糕上。炸好了糕,好多地方就是立即开吃,说是稍一迟疑,味道减半。我在不少地方吃过这种现炸糕,亲朋好友赞许不断,我也认可,但我内心的评断是好好的东西作蹋了,这种说法当然是基于吃过"咯咚糕”之后才会有的中肯评价。

        你也许认为,这不是人们常说的自家的娃娃自家爱,丑八怪看成高富帅吗。这个我也不想争辩什么,只请求你听我讲完,认真地按我说的来一次。还没等吃完一个"咯咚糕",你就会急急忙忙和我视频,嘴里还含着一口糕,由不得伸出大拇哥嘟嘟囔囔夸赞道:“好糕,好糕,从今以后那就吃定它了!"闲话少叙,还是看我怎样“咯咚"糕吧。

        把炸好的糕放在奎子里(没有奎子,也可用瓷盆或金属盆等),然后往锅里添水,把糕奎放到锅中间,盖上“撇撇”(一种用高粱杆攒(cuán)成的,盖锅盖盆的器具),锅里的水只可到奎子的中线。多了会出问题的,会把水溅到糕奎里,破坏糕的粘度和筋度。烧火加热,听到锅里"咯咚,咯咚"有了响声,这响声是个标志,表明糕们正在互相你拥我抱,沟通交融,逐渐变硬为软,准备牺牲自己,服务人口。"咯咚"那么一会儿,就可趁热分享。揭开“撇撇",一奎金黄灿烂的油糕就在眼前呈现:色泽金黄的油糕就平躺在控出的油中,个个油光满面,绵软顺口。咬一口筋道有力,稍不注意,糕中的包糖就会溢到嘴边,伸出舌头舔一下那溢出的糖,吸一口那混和的清香,霎时过鼻过脑直冲脑神经中枢。"啊,我的糕呀,你太那个啦"。

        不过长期的合作共事,我也明自"咯咚糕"的一些不足。摆在明处,让你有个思想准备,免得你说我尽哄人,让你上当了。

        第一,沒有现炸糕的硬气。不会硬渣渣创人口腔腮帮,划人口舌嘴唇,一副软塌塌的架势,甚至软到立不起标杆,让人看着生气,吃着经不得多咬几口,还没细嚼品味,它就“咕嘟,咕嘟"下肚了,赶紧去安慰焦急的胃肠。

        第二,没有现炸糕的油气。现炸糕假如吹了泡泡,里面不可避免地带了热油,倒也不是很严重,但总归现在不是尽量少些油腻吗。"咯咚糕"放在奎子里“咯咚"一会,糕里随意带进去的油,全被逼了出来。吃起来既不油头滑脑让人难以下咽,又可长时间保温,等待那些迟到戚人,甚至是中午吃过糕,放在锅里不要动,晚饭时还可以吃到“个圪筋"(五台方言,意为稍微有点发硬的意思)的糕,逼出来的油还可以再利用,充分表现了我们上五台人吝啬抠门的本事,实在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第三,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毛病,就此打住。

        这糕,七十多年来,已经吃了无数次,无数个,但始终没有吃草鸡了,你说为什么,不就是它好吃吗,才久吃不厌,时时想念。特别是我说的"咯咚糕",你试吃一次,吃香了吃好了,就随时可和我或视频或电话联系,我会告诉你更上乘的做法吃法。你记住,此糕只应五台有,别地难得几回闻。

        也该结束了,要不引发馋虫,我也暂时没有法子。为了说明一种糕,全文写了无数"糕"。突然想起,唐人写诗,忌用"糕"字,究其原因,“糕"为俗字,一旦选用,注定低俗。转念一想我本俗人,活在俗世,偶写俗文,难免俗字,只要不是俗不可耐,便请化俗为雅,共同欣赏。


文/老农民 原创

编辑/五台人(sxwutairen)

原创投稿,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