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名字取得好的二十人:初见惊艳,再见依然

栏目:NBA 来源:多玩网游戏 时间:2019-08-23

提示点击上方"史事纵览"关注我!
鬼故事日记言情小说枕边历史

两千年封建王朝,那些曾在尘封的历史舞台上华丽起舞的人儿,或风华绝代,或暗伤穿心,转身尘世间,陨落如星光绚烂,划过星空,落尽繁华。历史叹息间,凄美如昙花。



谢公东山三十春,傲然携妓出风尘——谢安


唐宋八大家之王安石,曾说自己十分有幸,因与谢安的字相重。“谢”是“旧时王谢堂前燕”的名门望族,“安”是他的心安。抛却谢家的声望,“谢安”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名字,可他却用生命为后人诠释着这个名字的真正内涵。这个名字,是诠释他真正生命的谶语。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者谓我何求。谢安隐居东山几十年,世人长叹“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谢安笑而不答。 时机不到。风神秀彻的谢安,运筹帷幄的谢安,是安于等待的,等天下有难,他自会力挽东晋于狂澜。 从东山再起到淝水之战,谢安完成了从安于身到安于国的华丽转身。相比于工于谋天下,拙于谋自身的韩信、鸟尽弓藏的文种和信奉黄老的张良,他无疑是将为人为臣之道领悟最深之人,也是历代文人最为推崇之人,风流无人出其右。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已,一飞冲天,这是楚庄王。不鸣万人待其鸣,一飞万人为其震,这是谢安。


他叫谢安,谢安的谢,谢安的安。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绿珠


绿珠(?~ 300),传说姓梁,西晋石崇宠妾,中国古代著名美女。绿珠,好像碧玉一样,有浅浅的纹路,干净地像是渺渺高山上的清泉,一入眼,便再也不能忘记。 真美,是阆苑仙葩比不了的纯粹。


绿珠是为石崇而死的,石崇是晋朝有名的富豪,生活极尽奢华。他珍珠十斛得到了绿珠,她从此跟着他,为他舞低杨柳,为他歌尽桃花,为他做她一切能做的事,包括死亡。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而招展其璧就更是“罪”了。孙秀爱慕绿珠,向石崇讨要。石崇虽生活糜烂,却颇有魏晋之风,掷地有声地对答:“绿珠吾所爱,不可得也。”这句话甚是动人,不知石崇后来后不后悔,可我宁愿相信他,相信绿珠。赵王伦于是派兵杀石崇,石崇进退两难。 他对绿珠叹息说:“我现在因为你而获罪。”绿珠流着泪,站在他为她修建的崇绮高楼上,水绿衣衫被风扬得像凌风欲展的蝶:“愿效死于君前。” 她跃下华美的楼,落花依然像初见那年飘落下来,衣袂翻转,尘埃落定,碧绿的珠儿,碎了。 她宁为玉碎,也不负她的郎。石崇死在八王之乱中,草草结束了一生。他们的悲剧,也是时代的悲剧。


百年离别在高楼,一代容颜为君尽。


她叫绿珠,绿珠的绿,绿珠的珠。


但闻佳期邀相送,扶苏心比天下重——扶苏


扶苏(?—前210),秦始皇长子,嬴姓,名扶苏。荷花依然开,大山依然在。扶苏树湮没在群芳中,扶苏公子埋没在乱世里。据说公子扶苏的母亲郑妃是郑国人,喜欢吟唱当地流行的情歌《山有扶苏》:山有扶苏,隰有荷华。不见子都,乃见狂且。山有桥松,隰有游龙。不见子充,乃见狡童。诗三百,思无邪。始皇为长子取名扶苏,愿其能像大鹏、扶苏树一样扶摇直上九万里。


事实上,扶苏也确实如此。我从未有幸看到过和公子重名的扶苏大树,可“扶苏”二字,却随着这悲怆久远的故事扎根在我心里。看似普通,实则大气,扶苏复苏,扶大秦帝业,苏天下苍生。他一直在努力。父赐子死,子不得不死。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抵匈奴、直言谏、触龙鳞、引剑刎…公子扶苏为这个已快穷途末路的秦帝国尽了最后一份力,沧海横流,他只是冥冥众生中一滴水,滴落时,秦的气数也尽了。后来,陈胜吴广起义,谈到公子扶苏,依然止不住遗憾和愤恨。当然,这都是后话了。公子短短的生命是流星,和蒙恬、章邯一起照亮了大


秦最后的黑暗。如果他还是那个倜傥的公子,如果他能回家,多好。陌上人如玉,公子士无双。


他叫扶苏,扶苏的扶,扶苏的苏。


鸾镜朱颜尤胜君,天教我辈登青云——武则天


武则天(624年~705年),字“曌”(zhao,含义是日月当空,“曌”是武则天为自己发明的字)。中国历史上唯一正统女皇帝。有一本书叫《且试天下》,天下是用来“试”的,这是多么霸气和狂傲的人才能说出的话。而女帝武则天呢,天下是用来“择”的。“试”是考、测验,按照预定的想法非正式地做,就是说天下什么的洒家偏要去闯上一闯。而“择”是选择。


嘿,天下算什么!


天下英雄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鸿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 在那个男尊女卑的时代,那个有着凌人傲气名字的女子用狭长的眼冷冷观看着宫廷悲欢,她抛弃了爱、抛弃了作为女子应有的一切,她不甘心沦为草芥,既不能流芳百世,亦不复遗臭万年!


唐宫的寒风,感业的烟香,帘前的金座,教会她:向上爬。终于,武媚娘爬到了顶端。强硬的政治手腕,缜密的军事策略,她比男人还果断地“选择”,着心中理想的天下。多少年了?连红艳得牡丹都空了,风从洛阳东起,香至长安西漫。乾陵猝然间立起了一块碑-无字碑。


你想说什么?

六合间只有风。

你想留下什么?

六合间只有叹息。


她终究“择”了自己的天下,可她宁愿,依然是那个娇滴滴的媚娘,长下泪等着如意郎来验取她的石榴裙。


她叫武则天,武曌的武,武则天的则,武则天的天。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仓央嘉措


仓央嘉措(1683 ~1706),门巴族人。六世达喇嘛,西藏历史上著名的人物。仓央嘉措是藏名译来的,我把它放在这里,只因它的意思是:音律之海。可我最爱的还是另一种翻译:梵音海。嘉措不仅仅指海,更是指大智慧。梵音是佛音,是卓然妙音,世人参悟不透的佛语,正像仓央嘉措自己说的:为竖幡幢诵梵经,欲凭道力感娉婷。他觉梵音就是世间风月,逞论别人,他也许自己就没有悟透何为梵音,可又为何要悟?鸿蒙初辟本无姓,打破冥顽需悟空。读《悟空传》,比起那个心如明镜的唐僧,仓央嘉措更像是“宁愿死也不肯输”的悟空,身在素净的布达拉宫,心想繁华的拉萨街。他说他“白璧有微瑕,曾到拉萨卖酒家。”在红尘人看来,这不是暇,在空门人看来,这不仅仅是暇。


十五年世俗浪荡,整八年梵行修道。仓央嘉措的心中有一个浪子宕桑汪波,他向的是尘,不是空,是野鹤,不是菩提。


生我何用?不能欢笑,灭我何用,不减狂骄。仓央嘉措有他存在的理由,他是人,不是佛,纵然有天有佛,也不能勉强他做任何事。但这毕竟为统治者所不容,在他被押送往北京进行废黜的途中,仓央嘉措死在那片“青色的海”边——梵音之海,湖水用它通透意达的胸怀包容了这个犯戒的少年,鹫鹰滑翔天际,叼去少年的骸骨,传说流淌在山高水远的另一边。


他叫仓央嘉措,梵音海中的仓央嘉措。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北周终不还——高长恭


高长恭(公元?----573年),姓高,名肃,字长恭。中国历史,最美不过魏晋南北朝;北齐历史,最美不过兰陵高长恭。


肃是肃敬,长恭自然是长久肃敬,古人取字尤爱用字释名,字又比名更深一层。如李白字太白,谢安字安石,韩信字重言(这个应是后人所取),二者相得益彰。


“长”字本身就代表着长久、漫长、生长,有深入灵魂的悠远腔调。《蒹葭》里的“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本是写爱慕而难以接近的长怅惘、长相思之苦,而之于兰陵,更多的恐是置身家国猜忌中的愤懑。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破,谋臣亡。


昔有杀神白起,后有国公徐达。帝王之路容不得半点沙子,他们自恃真龙,哪知真龙也需虾兵蟹将为其冲锋陷阵。 兰陵生命太短,没能长久地“肃敬”,只有长久地“肃静”。长空飘雪,兰陵将这杯酒饮下,点燃的债卷扬起飞尘,飞舞在他俊美绝伦的脸前,横绝了千年的时空,这是它他跳的最后一支舞。


四年后,小怜的玉体横陈朝堂,周师踏马而来,剑指北齐。


千年后,当《兰陵破阵曲》从那一衣带水的国土传来时,伶人依依呀呀的声调诉说着的王子,是神州再无的风华。 顿然彻悟,兰陵之后,再无高长恭。


他叫高长恭,高长恭的长,高长恭的恭,北齐皇子。


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赵飞燕


赵飞燕(?~公元前1年),西汉汉成帝的皇后和汉哀帝时的皇太后。

笙歌散尽游人去,始觉春空。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唐家玉环,汉宫飞燕。燕是玲珑的飞禽,燕也是倾国的美人。飞燕飞燕,总让人想起画梁上轻巧的生灵,乍开剪刀的尾,飞过雕满暗纹的廊玄,筑巢在江南的孔桥下。可是那唤作飞燕的美人,一进了这亭廊,就再也没能出来。


很多人都认为赵飞燕是红颜祸水,是她间接地导致了西汉的覆灭,这无疑有失偏颇。赵飞燕终其一生也没有参与政治,她只是一个努力往上爬的妃子,尽管她残杀皇子、秽乱宫廷,这只是拉拢皇帝、保住自身的一种手段,和官员们尔虞我诈是一个道理。她不是一个善良的女人,可亡国,不是她的错。


在那种时代,既然我们把所有功劳都归功于男人,我们就不能把所有罪恶归结于女人。赢洲之中,金盘之上,她拥起盛世的繁华,为成帝跳那支舞。无方的笙缓缓漫开,九天的绸带凌波而来,阳春三月白雪纷纷落下。清铃声骤响,一只皓腕牵着薄纱,半遮容颜旋转留仙长裙,薄风扬起玄女耳畔的纱——刹那就迷了心魄。


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几年后,成帝在某个缠绵夜里,死在她妹妹的床榻之上。飞燕死的时候,姑苏还是旧模样。笙歌掩不住华堂,菱歌胜不了春芳,姑苏的月是故乡,不是缭乱心惊的未央。蜻蜓夹着蛱蝶飞过树苍苍,燕子呵,再也回不了篱巴墙。


她叫赵飞燕,赵飞燕的飞,赵飞燕的燕。


烽火燎天悲歌泣,致使荒魂返故乡——慕容冲


慕容冲(359-386),小字凤皇,西燕威帝慕容冲,鲜卑人,十六国时期西燕国君主。


慕容涉归鲜为人知,可读到“涉归”二字时,心绪还是顿了顿。他趟水过河,河那边是家。


忽然想起了慕容冲,涉归的后代,五胡十六国倾国倾城第一人。他小字凤皇,凤皇“凤凰”,凤中之皇。多美,可惜一生都是凄美。燕亡国时,慕容冲十二岁,姐姐清河十四岁。慕容鲜卑,族人各个美貌,清河公主“有殊色”,慕容冲小小年纪更是倾国倾城,雌雄莫辨,前秦皇帝苻坚让姐弟两双双飞入了他的紫宫。三年,整整三年,小小的凤凰在皇帝身下婉转承欢了无数个苦痛的夜。娈童,娈童,他曾是皇子。当慕容冲脱离宫闱时,不知他是什么心情。十多年过去,苻坚兵败淝水,昔日的美少年趁着沧海横流,自组军队,东山再起。颀秀的青年踏着这见证他耻辱的土地,白衣胜雪,恨像潮水一样将他推向了复仇的峰巅,剑指长安。


城楼上,苻坚站在那,看着他昔日掌中物,如今风姿倜傥。慕容冲侧目,嘴角收起无情的弧度,扔下了苻坚给他的锦袍。苻坚善良了一辈子,可对这个孩子,还是不公平。其实也没有公平可言——这个乱世。慕容冲把都城变成了血海,当他终于站在苻坚平等的高度时,他麻木了。血,厮杀,长锋倒提,征战千里寒光。


凤皇,凤皇,何不高飞还故乡?无故在此取灭亡?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阿修罗成了王子,凤凰星君受了劫,他不知勘透生死否。


他是凤凰,没有家的凤皇,栖于梧桐,却留在了阿房,修饰词是永远。苍白的孩子留在了霸王烧焦的阿房,我想一定是水打湿了凤凰的羽毛,他就不能趟着水回家了。


他还是那个孤单黑夜里苍白的孩子,对吧!


慕容冲,慕容涉归的后代,终究归不去。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