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来了——周鱼1月诗选

栏目:基金 来源:中国坯布网 时间:2019-10-06

中产阶级尊严》》


《一个诗人出国旅游和普通人出国旅游的区别》


诗人西毒何殇

去了一趟日本

带回诗歌20首

去了一趟澳洲

带回诗歌23首

最近他去了一趟北美

带回诗歌113首

我在朋友圈分享

他这156首出国游

作品合辑时

加了一句荐语

“一个诗人出国旅游

和普通人出国旅游

的区别”

一逗比同事留言:

“有文化真可怕

不像我们——

一句‘卧槽’走天下”


2019/01/08


《老板的禁令》


多出几十位一线诗人好友

朋友圈分享诗歌频次

直线上升

老板发现后下达“禁令”:

“上班时间不许读诗写诗”

我心虚地

忙不迭回复:“收到”


忽然有点理解

体制内诗人

何以其诗满纸

浓浓“体制味”

在其身后

也有一名

监工的老板


2019/01/09


《写出来就是诗》


由诗人三个A组建的

广西诗人交流群

为活跃诗友氛围

每天由诗人小虾

出一个互动诗题

前天“口红”

昨天“书法”

今天“葫芦”


必定有某种触动

使得这些

每天

不同的题目

成为当天的题目

在蹦出小虾老师

脑袋瓜子的瞬间


2019/01/09


《外星人来了》


朋友圈疯狂刷屏

地球科学家

收到15亿光年外

有可能是

外星宇航器

发出的信号

要不要回应

回应之后

对方不是朋友

而是敌人

来毁灭地球

怎么办

口语诗人西毒何殇

趁机打起“广告”:

牛逼了

赶紧写口语诗

外星人来了

才能读懂


2019/01/11


《不解释》


曾经的文学青年

停笔多年的哥们

当面取笑我说:

“你现在写的诗

那么差

怎么好意思

贴出来”

我笑笑

没有反驳

心道:“兄弟

我知道你喜欢哪一类诗

我也曾经喜欢

如今最讨厌的

那种”


2019/01/18


《铁窗》


诗人徐江

在朋友圈贴出

两张铁窗户照

配文:

同事建议题目

《铁窗岁月》

我马上想到

监狱歌手

迟志强

记得他的《铁窗泪》

狱歌系列

在我童年时

的大街小巷

风靡程度

堪比邓丽君

走在大街上

满耳朵的

“愁啊愁”

好像全体人民

都坐过牢一样


2019/01/23


《中产阶级尊严》


伊沙

领着一帮

《新诗典》诗人

去柬埔寨

搞跨国诗会

观光、拍照

吃饭、喝酒

颁诗歌奖

读诗、写诗

各人

自掏腰包

开开心心

不花纳税人

一分钱

在直播

致辞里

伊沙说

这是要体现

中产阶级

的尊严


2019/01/21


《诗人绿夭肯定是位特别热心善良的人》


从未谋面、交流过的

诗人绿夭

看到我写母亲

痛风住院

当即微博私信我:

“女性也痛风么”

百度一查

女性痛风发病率较低

只占痛风人群5%

通过《新诗典》诗群

我加上绿夭好友

她第一时间

发来一位专治痛风

的专家名片

以及一篇有关痛风

医学新发现的文章

嘱咐我:

“可打听一下真伪”


2019/01/13



年关将至》》


《自从有了微信》


自从有了微信

哪天过什么节

全靠朋友圈提醒


2019/01/13


《年关将至》


过年和结婚

都是喜庆的事

当它们凑到一块

放到像我这样

的大龄光棍

面前


就不那么喜庆了


我的妈妈

我的爸爸

我的七大姑

八大姨哟喂


2019/01/05


《回家》


老家新建的机场

即将开航

以后回家

就方便啦

像我一样出门在外的

家乡人欢呼


事实上

在高铁都已开通

N年的今天

阻碍我们这些游子

回家的

从来不是交通工具


2019/01/08


《腊八节》


朋友圈都是腊八粥

看得我好饱


2019/01/13


《南北有别》


印象中

北方人兴腊八节

煮腊八粥

南方人不兴


问两位室友


北方室友说

我们家

每年都做


南方室友问

腊八粥

有肉吗


2019/01/13


《聚会》


年底

看见这俩字

就头皮发麻


2019/01/26


《冰可乐》


晚餐

让老板上一瓶

冰可乐

“必须足够冰”


小胖子老板

呵呵回应:

“绝对冰

不冰我给你

搁到门口

放一会”


这一段

我准备过年回去

讲给南方的亲友

这就是北方

的冬天


室外

是天然冰柜


2019/01/19 



我是不是讲错话了》》》


《被女同事调戏》


调侃起单身多年

2019的愿望

是找到女朋友

公司里的著名

“色情博主”

(情感博主)

女同事兔子

冷不丁刺来一句:

“左手右手

都累了吧”


2019/01/11


《我是不是讲错话了》


同事聚餐

趁着酒劲

我说

兔子不吃窝边草

千万不要

跟单位同事

尤其同部门同事

发生关系

除非

打算结婚


对面的女同事

瞬间黑脸

“你试过么

哆比哆比的”


2019/01/09


《无题》


年会节目排练

约好时间地点

到得最早

最准时的

是住得最远的

那位同事


2019/01/05


《年会彩排》


那个一脸憨厚的高大胖子

竟是B-Box高手

一张嘴就惊艳全场


那个有点猥琐的小胖仔

竟抱出一把吉他

自弹自唱

深情款款演绎起

赵雷的《成都》


那个面相腼腆的姑娘

竟秀出一段

活力四射的Solo


隐藏最深的

自然是平常

最低调的

我们部门的

姑娘和小伙子

从不显山露水


穿上旗袍

戴上墨镜

摇身一变

就是风骚至极的

上海滩舞者


2019/01/11


《年会表演》


排练的时候

指导老师一个动作

一个动作给我们抠

总觉着两分钟

前所未有漫长


等到上台表演

“唰”就结束了

到了台下

我们都觉得

还不够过瘾


2019/01/11


《无题》


和讨厌的人喝酒

多待一分钟

恶心就加倍

从心理到生理的


2019/01/12



中国结》》



《1月8日》


在中国

这一天

是周恩来总理

的祭日

举国悼念


在朝鲜

这一天

是元首金正恩

的生日

等同国家节日


这样写出来

便于大家记住

这一天

也是我的生日


祝我34岁

生日快乐


2019/01/08


《嫦娥四号》


“嫦娥四号”

登陆月球背面

实现人类首次

任务月球车

被命名为

“玉兔二号”


外国媒体

看到中国的航空科技

明白不了

藏在中国人心里

几千年的

月亮、玉兔和嫦娥


2019/01/06


《中国结》


在我们那

它有一个土得掉渣

的名字

吊坠


2019/01/15


《社公木》


邻村甲有一棵樟树

邻村乙有一棵樟树

我们村原本也有一棵

在文革时被砍了

连那间土地庙一起

被铲除

大家统一叫它们

“社公木”


2019/01/17


《河南少年梁宏》


河南少年梁宏(化名)

幼时吃三鹿奶粉

患肾病

后治愈

14岁患上

“双肾结石

肾功能不全”

吃了父亲

购买的

无限极产品

一年多后

病逝


2019/01/20 


《委内瑞拉民主政变》


莫名想到ofo

开场闪亮登场

最终一副好牌

给打得稀烂


2019/01/24



我妈来电》》


《审美观》


我到现在没近视

我的弟弟妹妹

也都不近视

我们家没有一个近视

得益于我的农民老爸

从小不断灌输的

审美观:

“农村人戴眼镜

不伦不类”


2019/01/12


《摆设》


一得阁的墨

颜真卿的贴

某石刻的砚

狼毫制的笔

一摞九宫格

草纸

一时冲动

要练毛笔字

买来的

摆我桌上

大半年了

一动未动

类似的物件

还有一把

尤克里里


2019/01/19


《我妈来电》


我妈来电

还没讲完

我就知

她意思


我妈想

去杭州

帮我弟

带孩子


想我爸

一起去

不放心

他一个

人在家


可我爸

不乐意


想让我

劝一劝


谁能放心

一个酒鬼

一个人

在家啊


谁能劝得动

一个习惯了

呼朋唤友

几十年

的酒鬼


背井离乡


2019/01/21


《逆子》


从未给我买过“课外书”的父亲

并不擅长写毛笔字的父亲

给我买过的唯一“课外书”

是一本《柳公权字帖》

附带一瓶墨汁和一支毛笔


倒不是希望我成为书法家

他以村里某位长辈为例

“xx当过国民党时期

的县长秘书

就因为写得一手好字”


把书读好、把字练好

谋一个铁饭碗

乃至有朝一日

跻身官场

升官发财、娶妻生子


二十多年过去

我成为一个

没有一样听他的

逆子


2019/01/08


《圆月》


回来的路上

我也注意到

那轮

挂在天上

被描绘了

上亿次

的月亮


很大

有我张开

的巴掌

那么大

很圆

有我的

小外甥女

画的圆

那么圆


但还不是

特别圆


我见过

更圆的


周边

点缀满了

闪闪发光

的星星


今晚

没有


2019/01/21



性启蒙读物》》


《往事》


曾请过某届

中国好声音

某几位学员

吃烤羊腿

(那家烤羊腿

是整个杭州

最好吃的

我认为)

陪同的一位朋友

一位姑娘

很崇拜地说

这么多明星

你都认识

她误会了

我一个都不认识

我请的是

他们的经纪人

我的朋友

是他带着他们

一起来的

碍于规定

都没喝酒

只有我跟

我的姑娘朋友

了很多

想睡她很久

没有得逞

那夜喝完

我们一起

睡了


2019/01/25


《老司机》


“我多想坐副驾驶”

呵,我懂她的潜台词

她惊讶于我还没考驾照

确实

二十一世纪的今天

像我这般年纪

不会开车的

大熊猫一样

稀有

“老司机

请珍惜”

我跟她说

“呸——

臭不要脸”


2019/01/27


《性启蒙读物》


看见“葡萄”字眼

时常会联想到

潘金莲

源于小学四五年级

偷翻出来的

我爸私藏的

简版《金瓶梅》

那是我最早的

性启蒙读物

印象最深的一章

《潘金莲醉闹葡萄架》


2019/01/14


《洋洋》


刚刚得知

那只叫洋洋

的小贵宾

一只小母犬

已经

“飞天成仙”


她是多年前

我的报社同事

兼室友

叶斌养的

一个胖墩、胖墩的

光头佬

我们都叫他“叶老”


叶老喜欢遛狗

和摄影

常常带着洋洋

外出

开着他那辆

蓝色小汽车


有一天

叶老带着洋洋

和一位女孩

回来


告诉我

不小心

把姑娘的肚子

搞大了

他要

结婚了


太突然了

这瓜娃子


我敢断定

洋洋

就是媒婆


她太可爱了


2019/01/21



作者简介:周鱼,1986年1月8日生,汉族,广西梧州人,现居北京。

微信:zhouyu628491

欢迎交流。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