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栏目:图说 来源:点评汽车网 时间:2019-09-21

1907年7月15日凌晨,“鉴湖女侠”秋瑾在绍兴轩亭口从容引颈就义,但无人敢为其收尸,因为收尸者将被视作秋瑾的同党,有可能引来杀头之祸,但当时正值炎热的夏季,秋瑾的尸体如果被阳光暴晒,很快就会散发出异味,因此被人草草地掩埋于山野之中。

而最终厚葬秋瑾的是一个女子,她雇夫役将秋瑾的灵柩偷偷运至杭州西湖西泠桥畔安葬,并亲自题写了碑文:“呜呼鑑湖女侠秋瑾之墓”,那么这个女子是谁呢?她为何敢冒被杀头的风险厚葬秋瑾呢?这个人就是秋瑾的生前好友和闺蜜吴芝瑛,那么吴芝瑛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书秋瑾碑文

吴芝瑛(1867—1933)字紫英,别号万柳夫人,安徽桐城人,她出生于官宦之家,其父吴康之曾任宁阳、禹城、蒲台、武城等地的知县,其伯父吴汝纶是同治四年进士,曾任直隶深州、冀州知州等职,与张裕钊、黎庶昌、薛福成号称“曾门四弟子”,长期在曾国藩、李鸿章门下担任幕僚,也是“桐城派”晚期著名的文学家,其晚年还曾出任京师大学堂总教习。

吴芝瑛自幼聪慧,由于家学渊源,得以静处深闺而博览群书,其诗词、文章、书法都达到了一定的境界,堪称是桐城当地有名的才女,她于1886年远嫁江苏无锡名士廉泉。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书法

廉泉(1868—1931)字惠卿,江苏无锡人,曾求学于著名的南菁书院,16岁那年中秀才,婚后八载又中举人,其人精诗文、擅书法、嗜书画,常常以诗文书画交友于王公贵人之间,人称“无锡才子”,吴芝瑛与廉泉的千里姻缘是如何牵手的,我没有找到相关资料,但二人绝对是门当户对,也是十分典型的才子与才女的组合。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廉泉(字惠卿)

廉泉在赴京参加会试期间,曾参与康有为的“公车上书”而得到尚书怀塔的赏识,开始在户部担任主事、郎中等职,吴芝瑛也于“戊戌变法”之年,随丈夫廉泉移居北京皇城根下。

借助于伯父吴汝纶的影响力,吴芝瑛与丈夫廉泉很快就以诗、文、书法等才华闻名于京师,当时的北京公理教会协会和书院院长麦美德仰慕吴芝瑛的才华,还与吴芝瑛结为女友,连一个美国人都如此,可见吴芝瑛当年之盛名,当年连慈禧太后也曾慕名召吴芝瑛入宫,对其诗文和书法甚为赞赏。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书法

1901年7月25日,清政府被迫与西方列强签订了丧权辱国的《辛丑条约》,其中人均赔偿一两白银,以当时全国总人口计,需赔款四亿五千万两,面对巨额赔款,清政府不得不加重各种税负,而吴芝瑛则提倡“产多则多,产少则少,无产则不捐”的主张,遭到权贵阶层的强烈反对和诋毁,而吴芝瑛则身体力行走上街头,以叠箱当桌挥毫卖字,以此募集“爱国捐”。

廉泉与吴芝瑛夫妇在寓居京城期间,结识了不少有识之士,其中有苏曼殊、徐锡麟、吴禄贞、李煜瀛等人,其中不乏革命党人,尽管他们夫妇是体制内之人,而吴芝瑛也深受慈禧太后的青睐,但他们却是深受“戊戌变法”的影响,在思想上倾向于革命党人。

1903年,吴芝瑛结识了随丈夫王廷钧再次入京的秋瑾,由于王廷钧与廉泉都在户部任职,两家还在菜市口附近比邻而居,交友广泛的吴芝瑛很快就与秋瑾结为知己,而秋瑾也拜年长自己八岁的吴芝瑛为姐姐。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秋瑾

由于秋瑾与王廷钧性格不合且经常吵吵闹闹,吴芝瑛成为秋瑾的倾诉对象,而秋瑾在阅读了吴芝瑛家中的中外进步书刊之后,其思想也渐渐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吴芝瑛在与秋瑾的交往中,曾书赠一副对联给秋瑾:“今日何年,共诸君几许头颅,来此一堂痛饮;万方多难,与四海同胞手足,竞雄世纪新元。”从中可以看出吴芝瑛的家国情怀,并以此与秋瑾共勉。

1904年7月,已是两个孩子母亲的秋瑾不顾丈夫王廷钧的强烈反对,执意东渡日本自费留学,而其所需经费也多为吴芝瑛资助,还在北京陶然亭为秋瑾饯行,并书一联语相赠:“驹隙光阴,聚无一载;风流云散,天各一方。”

秋瑾于1905年在日本东京加入了中国同盟会,成为反清的革命党人,她与何香凝、吴弱男、吴亚男等人也是最早加入中国同盟会的女性。

1904年冬,吴芝瑛与权贵阶层矛盾不断激化,遂劝丈夫廉泉辞职而南归无锡故里,1905年又携全家移居上海,在上海曹家渡购地筑园,建造了一栋别墅,并题名为“小万柳堂”,不久又在西湖的南湖选址建造了有一座小万柳堂,而吴芝瑛也由此被人称之为“万柳夫人”。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

1905年11月,日本文部省颁布了《取缔清国留日学生规定》,在东京的8000多名中国留学生罢课抗议,最终有3000多名学生于1906年2月被退学回国,秋瑾也是其中之一,秋瑾从日本回到上海时,曾与吴芝瑛见面且相谈甚欢,而秋瑾也暂时在上海协助创办中国公学。

秋瑾很快就回到家乡绍兴,先后在绍兴女学堂代课,后经同盟会浙江支部长褚辅成介绍,到湖州南浔镇浔溪女校任教,期间与主持校务的徐自华相识,两人一见如故,遂订生死之交,并介绍和发展徐自华加入了同盟会。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徐自华

秋瑾的革命之路并没有终止,而是四处奔忙从事革命活动,在上海筹备创办《中国女报》,经常联络和策动各地武装起义,徐锡麟于1907年7月6日策动安庆起义失败后,秋瑾被牵连其中而导致其身份暴露,并于7月14日下午被捕,次日凌晨被砍头于绍兴轩亭口,时年仅32岁。

吴芝瑛闻之秋瑾遇害之后悲痛欲绝,在上海《时报》发表了《秋女士传》、《秋女士遗事》等诗文悼念秋瑾,详细记述了秋瑾平日行事之作风和视死如归之壮举,并在文中流露出营葬秋瑾之意。

当年12月,吴芝瑛丈夫廉泉在西湖西泠桥畔为秋瑾营建了墓地,秋瑾的长兄等人从绍兴护送秋瑾的灵柩至杭州,于当月22日将秋瑾灵柩下葬,吴芝瑛书写的碑文勒之于石,还有徐自华撰写的墓表。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秋瑾灵柩运至杭州途中

吴芝瑛曾专程到秋瑾墓前凭吊,并作《西泠吊秋》诗四首,其中一首为:“不幸传奇演碧血,居然埋骨有青山。南湖新筑悲秋阁,风雨英灵倘一还。”

诗中的“悲秋阁”是吴芝瑛与廉泉在杭州南湖小万柳别墅内建的“万柳堂”,秋瑾牺牲后更名为“悲秋阁”,就是为了哀悼秋瑾,并题联:“英雄尚毅力,志士多苦心”,廉泉还特别请无锡著名画家吴观岱画了一幅《西泠寒食图》,他们夫妇还在秋瑾就义的地方轩亭口建了一个“风雨亭”。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在秋瑾墓前

吴芝瑛、廉泉夫妇与徐自华冒着极大的人身风险义葬秋瑾之举,令海内外革命志士极为振奋且深受鼓舞,却也因此触动了朝廷的底线,一些鹰犬爪牙奏请查办,但吴芝瑛却毫无惧色,她甚至大义凛然地致书时任两江总督端方:“是非纵有公论,处理则在朝廷,芝瑛不敢逃罪。”

吴芝瑛、廉泉夫妇与徐自华的命运备受各国舆论的关注,英国《泰晤士报》甚至在头版刊登吴芝瑛的大幅照片,还有吴芝瑛好友麦美德女士撰写的文章,而国内舆论界也竞相转载而遥相呼应,迫于中外舆论的强大压力,朝廷未敢贸然追究和加害他们的义举。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泰晤士报》刊登的吴芝瑛照片

吴芝瑛义葬秋瑾这件事,不仅在当时,即便是现在,也令人惊诧不已,这得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呀,秋瑾无疑是反政府的政治要犯,她在当年可以说是慷慨赴死的,因为她事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而没有躲藏苟活,其凛然大义令人钦佩不已,而吴芝瑛的所作所为,也堪称伟大之壮举,更是令人感佩和敬重,只是秋瑾之英名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而吴芝瑛其人却鲜为人知。

吴芝瑛与丈夫廉泉在上海和杭州两地,大兴土木建造的两座“小万柳堂”,可谓是耗尽了家财,并为此债台高筑,并为此曾以画抵债,后来不得不将位于西湖南湖的“小万柳堂”卖给了江宁富商蒋国榜,蒋国榜在改扩建之后,将其更名为“兰陔别墅”,因其主人为蒋氏,因此当地人也俗称“蒋庄”,蒋国榜曾于建国后邀请其老师马一浮隐居于此。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位于西湖的“小万柳堂”

吴芝瑛还曾秉承先父“恤民兴学”之遗志,将其原籍其父吴康之的田地、房产等悉数捐出,用于创办“鞠隐学堂”,其此举甚至遭到吴氏族人的反对和抵制,但其正义之举却最终得以实施,当地百姓至今仍传颂吴芝瑛捐产兴学之惠泽。

吴芝瑛还曾为爱惜人才而变卖家中珍藏的著名画家董其昌手书《史记》真迹全部,为误落风尘的才女李苹香赎身,《丹青宝筏——董其昌书画艺术大展》于2018年底在上海博物馆展出,不知董其昌手书《史记》真迹是否也在其中。

吴芝瑛与其丈夫廉泉晚年为沉疴所困,廉泉独自借居北平潭柘寺养病,并因笃信佛教而入寺为僧,于1931年11月15日病逝于北平协和医院,终年63岁,被安葬在潭柘寺旁,而吴芝瑛晚年则居住在无锡廉氏祖宅,她因肝炎于1934年3月1日逝世,终年66岁。

是谁“义葬”了革命志士秋瑾?

吴芝瑛

吴芝瑛和她丈夫廉泉遗有许多诗文作品,记录了他们所生活的那个时代,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那个时代的历史,从中也能看到晚清民初知识分子的道德操守和艺术才华,而吴芝瑛的诗词、文章和书法更是日趋成熟,被世人誉为“三绝”,她是中国近现代最著名的女诗人和女书法家之一。

相关文章
评论
新版评论功能开发中
头条推荐
最新资讯